呓o0

吃撑的赤城桑:

【每日一A】
真!小天使⁄(⁄ ⁄•⁄㉨⁄•⁄ ⁄)⁄

吃撑的赤城桑:

【每日一根】阿壳儿的怀孕之眼啊(*˘︶˘*)十一月要到了,大家准备好速效救心丸了吗233333

Letters

喵西二三七:

持续四年的战争卷带硝烟余味,匆忙划上了破碎的尾声。
Shaw一身戎装疲惫地回到了受战火波及而尽成废墟的家乡。




在无人营业的小酒馆里跌跌撞撞翻出一瓶老酒,就着昏暗的灯影闷声猛灌。
第二天头痛欲裂木然醒来,低头凝视家中血痕凛然的地板。




她终于去把那些跨度十六年的信寄给了她。
Samantha.




第一封,陈旧发黄,捏得皱巴。
【你让我给你写信,所以我写了这封信。我们是同桌,又是邻居,你有说不完的话,可我没有,用写的也没有。没意思。这次写了,以后就不写了。】




第二封,信纸平整,笔迹稚嫩。
【你今天笑得好傻,我在法语课上的表现真的有那么糟糕吗?还好我没把那封信交给你,上课你打瞌睡的时候、课间你吵闹的时候、放学一起回家的时候、半夜你偷跑过来找我玩的时候……我错失了很多机会,信封上有我手心的汗,可我就是给不了你……这封信我也不会给你看。】




……




第七封,纸面染了一丁点血污。
【我下午偷偷打了一场架,和那个总是欺负你的Lambert,你真以为我身上的伤都是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弄的吗?你太笨了~】




第十一封,简短得只有一行字一句话。
【你生病了,没来学校,我不记得老师讲什么了。】




第十五封,字迹十分用力,穿透了细薄的纸张。
【格蕾丝小姐说错了,文字并不比声音更能承载我莫须有的‘’情感‘’。爸爸死了,我知道了这一点。】




……




第三十二封,字里行间散落着别扭和较劲。
【我们吵了架,你不理我,我也正好不想理你。你换了位置,挨着Finch坐。我不让别人坐我旁边,也不要你回来,我一个人坐挺好。】




第四十三封,有着一片褪色的糖渍。
【你用糖果哄我也没用,别再烦我了,除非你把你家的Bear作为求和礼物送给我。】




……




第一百封,字字无可奈何。
【你总是让我很生气,也总是让我生不了气。】




第三百六十四封,勾画的字符异常好看。
【对不起,昨晚在你讲故事讲到一半的时候,我睡着了。今晚我肯定会认真听完,向上帝保证。】




第六百封,满是抱怨,纸都破了。
【你是吸血鬼吗,莫名其妙咬我脖子干嘛?!虽然不痛,但挺痒的。我会加倍奉还,等着瞧!】




第七百二十五封,连标点符号也溢出了一丝香甜。
【我吻了你,这不代表什么,我还会吻别人,你恰好是第一个,仅此而已。】




这之后信的内容,字数变得越来越少,大多只有一两行,关于某些小故事或者一点小事故。
也有的仅仅只写下了一个词。
比如第一千零一封,撕裂开,又粘好了。
【Love.】




给Samantha写信不知不觉成为了Shaw改不掉的习惯。
她把信藏在木盒子里,装满了一个又一个。




去读军校,去上战场,她也始终保持着这个习惯。




第三千封,有一层晕开的血迹。
【你哭了,我哭不了,可我想与你享有同种情绪,所以我让这滴血代替我的泪陪伴你。】




……




第六千七百四十一封,混杂着旅途的汽油味。
【你没有来送别我,我想你一定知道,我会回来。因为你在这儿,我哪儿也去不了。你是我的停泊之地,我会向你归航。我从未想过与你分离,除非死亡降临,惩罚于我,可只要你好好活着,我便死而无憾。】




……




如今得胜归来,她把七千多封不曾寄出的信,在她的墓前,通通付之一炬。
希望她能看见。




‘’你是Shaw上尉吗,有个女人离开小镇前,说,如果你来这座墓前,就把这封信转交给你。‘’




Shaw疑惑地展开了信,随即绽放了惊喜之色。




【我不得已化名逃离了这个国家,Sameen,来信上的地址找我,我会等你。不见不散。】




Shaw看了一眼随风飘扬的灰烬,忽然笑了起来。




看来,Samantha还是收到了她的信。




~~~



Remember (四)

罗里万脊:

好不容易有半天早上空闲


很抱歉质量可能不是太好


带颜色的文章你们就别催了


我自己都没时间让晚上带一下颜色


你不要说让文章带颜色了



听过夜里风的咆哮吗?无法成眠的人辗转反侧,风雨交加着拍打窗户。女人早上在中央车站打开了那把钥匙锁住的秘密。她将自己隐秘在黑色的Hoodie里,安静地接近,而那个黑色的手提行李袋也这么安静地躺在锁柜里。半拉的锁链就像欲言又止的口,等着她去打开它,揭秘它。




黑色袋子里装了3本护照,每一本都印有自己的脸,每一本都写着Sameen Shaw。一把黑色的P229手枪放在侧口,她拿起来掂量了一下,手感刚好重量适宜,仿佛是为她量身打造得一样。在手袋底部放了几万块现金,不连号,很新。旁边还有一个救急医药箱。




她那一晚没睡着。大概是她知道了自己叫Sameen Shaw。


其实她也弄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叫这个名字,但她想起了一些事情:比如她是代号Indigo,那个ISA完成度100%的特工。





夜里下雨了,Root和Reese一身湿露得跑进地铁站。混着血迹和雨滴,黑色的风衣失去了原本的挺立,他们用一晚上的时间解决了又一个Samaritan的分支点,捣毁了几个服务器。




“Root,你说我们的胜率会有多大?”


Reese一边脱下外套,一边在黑暗里叹了一口气。




“我不知道,说实话,我也不太关心。”


Root自然是不太关心。一个星期以前,她得到了Shaw还活着的消息,她整个人就变了一个样。不再郁郁寡欢,不会在夜晚一个人将油门踩到底,不会疯了一样杀人寻求安慰。步步为营地攻击Samaritan,在短短一周端掉了两个大型服务器。虽然也不可避免地又在身上多了几道伤疤,但黑眼圈却缓和了很多。




“Root?”


戴着眼镜的Finch轻轻地喊出女人的名字。Root微微侧过头去,用鹿眼盯着这个可爱的宅客。




“好好休息。”





Shaw盯着浴室看了好一会,她总是觉得会有人湿漉漉地从哪里一丝不挂地走出来,绕到身后抱住自己。大脑里密密麻麻地像是被蚂蚁在啃咬,她打开了一旁琥珀色的Whiskey。




电脑上显示了U盘解码的字样:弹出来的是自己的档案。




Shaw觉得很奇怪,什么样的人会在自己的紧急逃生包里面存放自己的资料和档案,这种微妙的感觉就像是,自己当时就预料到自己可能会失去记忆,或者失去生命。她翻开了下一页,那是她的任务目标:一个盘着棕发的高挑女人,高薪职业,心理医生。照片上的女人直直地盯着监视器画面,就像是故意让人拍到那样不自然,但最让Shaw感觉不舒服的,是她总觉得自己见过这个女人。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目标,仿佛却认识了一生。




窗外灯火通明,她盯着玻璃里自己的倒影。黑色的背心下满是伤痕,最新的那几道伤口在专业缝合技术下愈合得很好,那个治愈了她的Jason却没有办法治疗好自己。她这几天没有再梦到过去那些虚无缥缈的回忆,反而切实地记起和Jason相伴的时光,简单美好,自由自在。有的时候记不起来,就意味着,生活就可以重过一遍。但一路上总归有人下车有人上车,Jason命中注定要拯救这个落魄的性命,又不可避免地要为她失去生命。




Shaw灌下了一整瓶酒。倒在床上,恢复体力。开始为明天的行动做计划。





Shaw停好车。




她靠在玻璃上准备监视任务目标,关上车窗阻断了空气侵入的妄想。伸手摸着自己垂下的发虚,却突然感觉到身后的风和空气紧张了一瞬。一双修长的手蒙住了她的眼,Shaw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打开这突如其来地侵犯,却因触摸到柔软的温度而放松下来。




“Hey Sweetie?Did you miss me?”




身后的女人将眼罩套在Shaw的眼睛上,舌/头伸入耳瓣,顺着好看的耳廓画圈。Shaw下意识地抓紧了方向盘,女人的气息酥麻了Shaw半边身子。女人将头埋进了Shaw深陷的颈/窝,血管随着她的舔/舐而脉动突出。Shaw在黑暗里能感受到卷曲的棕发扫过自己的锁/骨,痒痒麻麻地带着熟悉的洗发水味道。一只手侵入了紧绷的腿/心,在快意即将漫上脊/椎的时候,身后人却突然地撤离和消失。她听见了车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,淹没了自己的喘/息。




她急迫地摘下眼罩准备喊出那个女人的名字以求挽留。




却在那一刻从梦里醒了过来,一整夜都清醒无比。





“Harry?你有什么事吗?”




男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,拿出了平板电脑。上面有一个红色的点不停地跃动,闪烁着向周围放出电波。Root在看见那个点的名字时瞳孔扩散了一圈,漆黑的房间里跃动着光点。




“她打开U盘了?”




“我不知道是不是她。但,打开了。而且距离我们也不算太远。”




Root知道Shaw一直有一个随身钥匙,锁着她的紧急逃生工具:一个优秀的特工总是有Plan B。Root在中央地铁站找到了那个黑色手提包。其实对于她来说这并不难,有一天早晨她在Shaw怀里醒来,扑腾间看见了枕头下的那把钥匙。好奇地问Shaw这是什么,Shaw揉着她脑袋说就是一个蛮重要的储物柜。有那个数字的储物柜Shaw找了好久,毕竟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日子。




Root每次想起这件事,都会下意识地用手指轻扫嘴唇,仿佛当时Shaw吻她的温度还残留在唇间。后来她失去了Shaw,想尽了一切方法却找不到她。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找到了那个储物柜,将黑色的U盘放在了最靠近枪的角落。虽然她都不知道动荡间,那把钥匙还会不会在Shaw身边,但她从未放弃过一丝希望,就像她从不觉得Shaw离去过一样。




而现在有人打开了那个储物柜。不管是不是Sameen,不管有没有危险,她都会试一试。




因为在她们相拥着的最后那个早晨,就是那天,要去做那个让她们分离一年的任务时,Shaw给她说:“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我也可能不会再回来。但我很开心认识你。”




在那天后数个独自度过的夜里,Root将这句话扩大展开。她知道,这是一个二轴能说出的最好的告白,和告别。





“Harry你知道吗?”




“我早就不求善终了。宇宙本身就陷在一个混乱,无序的时空里。人们自私,等着有一个神秘力量带他们脱离苦海。但是没有人会来,从没有人会来。可我遇见了Sameen Shaw,她是个英雄,我的英雄。她用自己的生命换了我们的生命。在一起时,可能颠沛流离地日子过久了,她变得那么小心翼翼。每天早晨都会用力地拥抱我,亲吻我,就像是,下一秒就不会再见了一样。”




“她说很高兴认识我,我又何尝不是呢?”




“我愿意放弃我的一切,去换哪怕和她多呆那么一天。所以你问我,为什么我始终用最大的努力去寻找一个生存机会渺茫的人。我今天可以回答你,Harry。因为她是我存在的意义,在宇宙有可能的每一个空间里,我都想和她在一起。”




不知道会不会被删。。。

Orphan Process (全)end

有气无力的小猫:

写在前面的话:这是朋友写的一篇文。来自于怨念的510,以及后面那三集。所以她精心设计了根总的吐便当,以一个程序员的严谨。本来我一直等着她写完了发,结果她写完居然潇洒的就跑了,说不发.......


不管,反正我给她发了。


顺便说一句,这篇文她本来给起的名字叫《把乔纳森诺兰剁碎喂狗》.......(怨念都快实体化了啊喂)


加粗是TM,斜体是SM哦~~~




好了不多说了,大家enjoy~~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不是又发一遍,而是原作者这个程序员有强迫症,她早上醒来一看,表示不能接受分五章发,让我想办法弄成一章。所以.......




http://weibo.com/2104569372/E6GFbbW4S?ref=home&type=comment#_rnd1472958102214